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楚独家评论

中国本位的当代战略观察

 
 
 
 
 
 

作为知识学习的军事阅读  

2014-7-13 22:46:57 阅读57958 评论20 132014/07 July13

我国传统习惯中,对于军事问题的公众焦点是所谓战将,关张马赵黄,薛仁贵,岳武穆,等等。大众对这些人的兴趣有集中在他们被传奇化的人生经历和战斗过程。这种普遍的兴趣折射了一种古典的军事学和战略学观点,也就是说,把军事学说和作战的理论视作一种神秘的技艺,只有命中注定的特别人物才能有机缘窥其堂奥。

这种神秘主义的军事学观念在今日社会尚有可观的遗存,人们可以从一般军事论坛和媒体上的热闹看到其侧影:在分析当代军事问题时,一些学者喜欢从循环论证的阴谋论或其他独断的概念出发危言耸听,而在军事迷的圈子里,古典的神秘主义进化为对某些技术兵器的热烈迷信。

就严肃的中国军事史而言,中国的军事理论自觉是很早的。传奇人物关羽常深夜捧读《左传》,儒家色彩的解释是其心怀君臣大义,而实际上,略有古典兵学知识的人都知道,那只是因为《左传》作为先秦记述战争很翔实的著作,其作用类似古希腊修昔底德(Thucydides)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是当时将领学习军事历史/军事战略及和作战理论的复合教科书,他只是通过军事史的阅读,学习战争的艺术和理论而已。这两种书也长期被视为中西古老兵学的源流和渊薮,至今也可以说是军事理论学习中入门级的必读书。

基于知识学习的观念,人们会发现,军事学术和理论虽在其对象和方法学上有其特点,但也是一种与其他学科具有基本相同特征的普通知识。军事战略作为作战的理论,也就是野战战略,牵涉到人对空间、时间与力量的认知;作战的过程中,牵涉到双方对对方的知识了解,及运用己方力量的效率,因此,军事的研究

作者  | 2014-7-13 22:46:57 | 阅读(57958) |评论(20) | 阅读全文>>

军人的家书  

2014-7-6 17:49:44 阅读9260 评论32 62014/07 July6

“当我远在潘诺尼亚的时候,我曾给你们写信,可你们待我如陌路人,毫无回音。”这是一个士兵在遥远的战地给家里人的书信。他在另外的家信里还写道:“我昼夜不息地为你们的安康祷告,为此我又常向各种神祗以你们的名义礼敬。我一直给你们写信,可你们却不把我放在心上。”

在另一个时间的另一个战场上,两位从军的兄弟也在给家人写信。“弟弟黑夫和惊问候兄长衷:母亲安好吧?我们都还活着。前几天与弟弟分别执行不同任务,今天又团聚了。”然后他们在信函里提出,夏天到了,需要母亲赶紧将夏衣寄来,如果故乡附近市场布料价格太贵的话,就直接寄五六百钱到前线,因为,俩兄弟已经借用了一些他人的钱,而且已经用光了。家信的结尾,他们再三询问“母亲身体真的安好吧?”并请代为问候家族里的一大堆人。

这里还有一封士兵的家书。“亲爱的爸爸和妈妈:家里的一切都好吗?自从6月9号,我再没有收到你们的回信。你们寄来的T恤衫收到了,很好用。”在此前的书信里,同一位士兵还曾要父母去他的抽屉里找一些照片的底片,他很抱歉东西藏的太严实了,让爸爸妈妈好找。他又说收到底片后特别开心,他随身带在士兵的背包里,经常可以看,等等。

从字面看,这些家信都很平常,可这些真实的战场书信的作者却大有不同。第一个家信的作者是一位生活于1800年前的古罗马军团士兵,他叫奥勒里乌斯·坡里昂(Aurelius Polion),是一位参加罗马军队的埃及人,书信用古希腊文写成,写在莎草纸上。大约100多年前,一些古建筑考古学者在埃及城市提比图尼斯的一座庙宇里发现,然后辗转万里,一直静静躺在加利福尼亚大学班克罗夫特图书馆的提比图尼斯古文

作者  | 2014-7-6 17:49:44 | 阅读(9260) |评论(32) | 阅读全文>>

低俗有害的贪腐新闻消费  

2014-6-29 3:28:25 阅读75860 评论387 292014/06 June29

万庆良被双规,与此前一样,网络上大V小V们兴奋地津津乐道的,除了那些无法证实的天文数字赃款,就是所谓情色故事,这些唾沫横飞的传闻带来粉丝和转发,事情本身却从无翔实专业的报道或严肃司法予以澄清或证实。最后,这种贪腐新闻消费屏蔽了贪官辈出和如此反贪背后的严峻的社会与制度问题。

本来,在这么多令人眼花缭乱,层出不穷的贪腐新闻背后,而且,从体制表面看,基本的体制问题已经呼之欲出。中国是反贪制度设计最繁多的国家,法律,纪律,道德的训诫与倡导,层出不穷,那么,怎么会有这么多贪官?贪腐情节超过低俗小说可能想象。一个在道德上和意识上自我标榜到举世无双的执政集团,在各种反对贪腐的入云道德高标中,从最高级领导者,到高级领导者,到一般公务员,老虎与苍蝇齐飞,这本身已经足以对基本的体制设计提出起码的否定了。去追问具体贪官如何玩弄女性,展览他们如何道德败坏,而放过这些起码的执政伦理和责任问题,这不是障眼法吗?

在现行体制下,贪官不是靠选票占据职位的,那么,当初是谁一步步提拔和任用的这些贪腐官员呢?既然是内部黑箱操作举官,那么,举荐者,考察者,都应该有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同时,考虑到贪官本身的不问层级,那么,那些举荐者与考察者与具体的贪腐官员到底有什么政经利益的关联?不谈这些,口沫横飞大传那些不尽不实的绯闻艳遇,这体现了谈论者格调的低下和智力的缺陷。

贪腐新闻是关系重大公共利益的事情,需要专业主义的媒体工作,但目前国内的环境是,除非特殊背景的案例之外,对很多贪腐新闻,特别是高级别官员的贪腐新闻,在报道上媒体可以做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这种限制滋生的一个副产品就是,人

作者  | 2014-6-29 3:28:25 | 阅读(75860) |评论(387) | 阅读全文>>

荣誉的无敌力量  

2014-6-19 22:52:56 阅读14466 评论65 192014/06 June19

关于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几乎伴随全部文明史。在中国古代先贤关于军事力量的思考中,单纯的武力是很少被列入优先考虑的。孙子主张国家的战争决策应建立在有道有德的政治前提下;吴子则主张“内修文德”,即具备良好的治理,然后才可以“外治武备”,即进行国家国防的建设;至于后世影响最大的孔子,当有人问及他在最困难的条件下国家安全最应该具备何种最低条件时,他的回答是:比强大的军备和充足的物资更重要的,是人民对治国者的信任和信心。

换言之,在睿智的先哲看来,真正奠定国家国防力量基础的,除了坚强的物质力量,更需要强大的精神性力量作为基础的基础。这就是源远流长的所谓“仁者无敌”的思想。无独有偶,类似这种思想在西方军事史的源头也曾有过生动的例证。不过,与中国先哲的道德界定不同,欧西的古人更注重所谓武士荣誉的观念和实践。

马可·富略·卡米卢是生活于公元前4世纪的古罗马名将,与我国孙子的时代略近而稍晚。他的活动正当罗马共和国即将统一意大利而崛起的时代,在军事史上,他以改革战术的编队而著称,他的卓越军事才华使他替罗马人攻占了许多当时属于意大利半岛上其他民族的大城。在经过十年围城攻陷维爱城之后,他又一次受命领军出征,去攻打法列里爱人的城池。由于经过战术改革的罗马人公民军队战斗力强劲,所以在初期的接战之后,法列里爱人又一次躲进了坚固的城垣,罗马人则又面临漫长围城战的麻烦。

罗马人遇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原来法列里爱人有个习俗,这个城邦的领导者们的子女只由一位教师统一教养,而这位教师素闻罗马人善战的威名,因此就起了个坏心眼。一天,他假装带孩子们去城外,也就是罗马兵营和城垣之间的

作者  | 2014-6-19 22:52:56 | 阅读(14466) |评论(65) | 阅读全文>>

难道国王和国会闹翻了?  

2014-6-15 23:17:20 阅读20148 评论63 152014/06 June15

1644年,中国的内战反叛者李自成率军攻进北京,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在煤山自经而死。也就在这一年,英国斯图亚特王朝的国王查理一世与国会军相遇,爆发了内战中第一场大规模会战,马斯顿荒原之战。战斗爆发前,双方发现在会战地点,荒原中间,有一位有条不紊地耕种的农夫,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英王派人去通知这位超级淡定的农夫赶紧离开,农夫一脸茫然。传令兵告诉他,王军和叛逆军即将开战,农夫很纳闷地嘀咕了一句:“难道国王和国会闹翻了?”

这个历史上真实的小故事提醒了军事史读者们一件事,在中外军事史的很长时间内,战争和战斗这种被后人反复讴歌的历史大事件只是君王和社会特定阶级的事务,其他阶级的人民对这种事是毫不在意和知情的。换言之,军事活动在很长时间内,都不是近现代全民的事业,而是职业化和专业化的事情,甚至是阶级性的特权。全社会的人民只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慢慢被无分别地被卷入战争的绞肉机。

中国军事史上的情形也是一样,只是更早些。虽然先秦乃至更远古时代的资料有限,但历史学家基本都同意,在春秋战国之前的很长时期内,军事职业只是社会上等阶级,也就是从贵族到士这些住在城堡里的人们的责任,而与住在城国之外的农夫们无关。《管子》曾记载说,齐桓公时代的齐国划定了特别的行政组织乡21个,其中6个为工商之乡,是不参与军事事务的,而其余15个乡则要每5乡出士兵1万人,分别有国君齐伯和源自分封的大贵族国氏和高氏统帅。也就是说,在春秋早期,即使住在城里的人,也有一部分不需要承担军事义务。

但随着战争规模越来越扩大,战争的残忍愈加升级,战争成了国家存亡的决定性事业,向内部更广泛

作者  | 2014-6-15 23:17:20 | 阅读(20148) |评论(63) | 阅读全文>>

运动式反恐弊大于利  

2014-5-30 10:59:50 阅读22555 评论389 302014/05 May30

据报载,乌市恐怖袭击爆炸案发生后,各地都采取了一些引人注目的紧急措施。新疆各地对暴恐嫌疑人及传播极端主义宣传材料的人士等采取了大规模逮捕和拘留,并举行大型群众集会,进行公开审判、逮捕和刑拘,而北京则在地铁采取机场式人员安检,媒体上可以看到某些高峰地铁站入口处的滚滚人流。最新的消息是,北京动员了每天85万志愿人员,配合警方进行街头巡查,并另动员十万街头从事修鞋、餐饮和零售业的人员报告有关嫌疑信息。可以预计,此类超大规模群众运动式的反恐措施很快将在其他中心城市推广。这些举动一方面表明当局已经意识到乌市爆炸所代表的中国当前恐怖主义威胁的严重性认知,同时,另一方面,也很清晰地表示出当局和有关部门对新环境和新威胁水平下的恐怖主义袭击缺少有效的应对措施。更深层次西看,这些不无慌乱和应付色彩的措施虽然有历史上大炼钢铁式的群众运动的模仿痕迹,却确实地体现了当代反恐政策缺少基本理论和力量配置的根本弊端。

        本次的爆炸案所代表的威胁程度非常严重,这可以初步地从空间、时机和方式三个方面看出。就时间而言,本次袭击距离举国震惊的昆明火车站袭击不过两月,而其间已发生在多起袭击事件,较著名的有在广州火车站和乌市火车站发生的类似利用冷兵器实施的袭击案件。这种时间上的密集显示当前恐怖主义和极端暴力袭击的威胁已经上升到全局性的高度,而不是新疆一地的局部治安和稳定问题。这对于历来当局对有关问题的认识和基本理论显然构成了很大挑战。袭击的惨烈后果提示当局和公众,当代中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尽管有地方性和复杂的成因,以及内外环境上的土壤,但其性质已经不是一

作者  | 2014-5-30 10:59:50 | 阅读(22555) |评论(389) | 阅读全文>>

再见了,刺刀  

2014-5-22 12:22:57 阅读35287 评论38 222014/05 May22

爆发于1861年的美国内战持续四年,约略与我国太平天国叛乱同时,但在西方军事史上,这场战争无论在战术,还是战略领域都具有革命性的标志意义。林肯总统在葛底斯堡会战后发表的“民治、民享和民有”演说非常著名,但人们容易忽略的是,这场双方参战兵力高达7、8万人以上的会战却是错误战略和战法指导下的一场战役。

葛底斯堡战役中南北双方伤亡超过5万,因为在那个军事事务急遽变革的时代,战役的计划和指挥者们对战争的最新形态完全缺乏了解,因而所使用的战争方法也是与现实相违背的。这种情况在整个美国内战大部分时间内都存在着,这决定了内战是一场格外血腥和残酷的战争。简单来说,当时的军人们没有意识到,随着武器技术性能和由此带来的战术性能的进步,拿破仑战争时代的战术已经过时。

这场距离拿破仑战争不过半世纪的新战争开始时,导致战术上革命性变化的背景是新式步枪的使用。在拿破仑和苏沃洛夫的时代里,因为燧发步枪的射程仅为90米,因而火炮的使用就成了战术革命的先导,而缓慢的步枪射速和单薄的火力则要求步兵必须以进攻精神投入战斗,因而,自正面排队前进以集中火力和射击后快速投入刺刀战则是击败敌人的法宝。这是军事上冷兵器时代的最后回响,是标准的亮剑战术时代。然而,南北战争时代的步枪虽大部分为前装,但已经具有膛线,射程远达450米左右,而弹药的改进也使得射速有了极大提高,这就使得亮剑式的正面突击成为战术上的自杀。

与人们在电影中看到的画面不同,一位内战中的军医回忆说,他一共治疗过的刺刀伤员不超过5名,而一位身经多次会战的指挥官则说,在整个战争中,除了俘虏和伤员,他从未见过敌方士兵。其实,

作者  | 2014-5-22 12:22:57 | 阅读(35287) |评论(38) | 阅读全文>>

战神变幻的面孔  

2014-5-22 12:18:57 阅读8382 评论9 222014/05 May22

1945年8月6日,人类截止目前为止的战争史上最独一无二的事发生了:率先研制成功的原子弹在日本广岛上空爆炸。这一史无前例的事件造成了人类历史上单件武器最高的杀伤力,直接死亡人数高达十万。就战争的残暴性质而言,这一伤亡数字并不是特别惊人的,此前的战争已经造成了空前的伤亡,以单一战斗而言,冷兵器时代的坎尼会战,汉尼拔在一天之中杀死罗马人高达7万人,而中国古籍中记载的大规模会战则有的高达数十万人战死。到现代战争时期,索姆河会战第一天单英国就战死2万1千人。至于整个一战和二战的军民死亡人数,均高达数千万。所以,原子弹对于战争历史本身的主要影响尚不在其触目惊心的残暴,而在其他方面。

简而言之,原子弹对于战争史最大的影响可以用一句话总结,那就是,它改变了人类历史上一贯的一条战争规则:制造武器是为了使用。数千年以来,制造出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而出于理智的思考,最后不使用,这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不可思议的。当美国在二战末期试验成功原子弹时,无论杜鲁门总统,还是前线的军事指挥官脑子里都没有任何疑虑,因此他们决定使用它。而且,按照战争史的一贯传统,决定如何使用武器,包括任何生产和部署,从来就是归军事指挥官们根据战场需要去做决定的事。正是因为如此,当时的两枚核弹被投掷到广岛和长崎。

美国使用原子弹这一终极武器的唯一国际后果是,苏联等大国立即投入全副精力,跑步进入了各自的核武时代。实战的效果与理论的计算都表明,如果手中没有这样的终极大杀器,所谓大国的权势与安全是根本无保障的。1949年,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也成功掌握了核武器。于是,美国科学家向杜鲁门总统建议制造威力更为巨大的氢

作者  | 2014-5-22 12:18:57 | 阅读(8382) |评论(9) | 阅读全文>>

越南特色的民族主义  

2014-5-20 2:45:23 阅读194675 评论584 202014/05 May20

越南爆发反华骚乱,骚乱人群攻击海峡两岸及其他驻越资本厂商,中国政府先是因为事出突然没有动静,在三四天的紧急思考后,推出了抗议、撤侨及其他施压措施。可以说,在本轮以越南民族主义骚乱为主要特征的中越南海互动中,中越各有损失,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值得注意的是,自2007年以来,越南因中越南海主权争议而发生的对华抗议活动已经高达12次左右,这些前此的抗议活动是本次恶性发展的铺垫。本次骚乱并非无源洪水。

越南虽已在国内政治上进行了很大力度的改革,但过去红色政党控制大局的基本体制并未发生重大变化,因此,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没有越南最高党政当局的默许,乃至纵容,抗议活动发展到如此失控的地步是不可能的。这与中国前些年发生的对日抗议情形是一模一样的。从报道看,在抗议过程中,越方军警很多就在现场,而抗议示威发展为恶性社会骚乱的过程中,如越方有果断的处置,也不会发展到最后悲剧性的血腥场面。

从直接的近因说,中越海上执法船在西沙海域的对抗是引起本次示威的直接原因。这一点也可以帮助人们分析越方为何会纵容和默许本次活动。西沙群岛及附近海域自1974年以来即由中国收复主权,并进行有效管辖,越方虽在立场上不予同意,但实际行动上并未才此地区采取大规模对抗行动,2009年以来中国南海主权争议的主要对手是菲律宾,以及聚焦在中沙和南沙,所以,本次海上对抗体现了越南争议政策的一个转变,即从过去相对应手变为主动应对,而且把争议热点从越方占有先手的南沙拉向西沙,也就是一种以攻为守的策略。

利用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来进行主权争议博弈,给对方施压,这是东亚很常见的政策手段。尤其在像中越这样的

作者  | 2014-5-20 2:45:23 | 阅读(194675) |评论(584) | 阅读全文>>

战略家的最高责任  

2014-4-24 6:09:15 阅读32088 评论42 242014/04 Apr24

法国投降。贝当元帅作为战败法国的临时最高领导人与希特勒见面。

1940年,纳粹德国闪击波兰成功,在英法对德宣战几乎半年时间里,被许多人看成当时世界上最强大陆军国的法国,而且得到英国支持,在西线只是躲在马奇诺防线的坚固堡垒之内,没有大举向兵力空虚的德国西线进攻。到1940年5月,纳粹发动对法国的战役,德军采用了绕过马奇诺防线,从出人意料的阿登山区突袭默兹河一线,然后直奔大海边,这样把还在北部法国和比利时边境地区的英法联军切断,然后是法国战局的迅速结束,以及英军在敦刻尔克的悲壮撤离。

强大的英法联军何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失败,各国历史学家和战略学家一直都在研究。在各种分析和结论之中,法国历史学家与二战抵抗英烈马克·布洛克的结论值得特别重视。布洛克首先是一位经过严格训练和成就不凡的职业历史学家,他战前所写的专著《封建社会》一直是学习和研究欧洲中世纪的必读书之一。其次,他本身作为一战的荣誉勋章获得者,当二战爆发时,他以志愿役身份,立即再度报名从军,曾亲历自比利时到海边的大溃退。法国投降后,他参与了长期的地下抵抗运动,并成为一名领导者,最后,在胜利前夕,他被纳粹盖世太保捕获,并英勇就义。出于严肃的爱国热忱和历史学的双重责任,他在1940年战败后根据亲身经历,撰写了一本叫《奇怪的战败:写在1940年的证词》的书,以亲历者和历史学家的双重身份,检讨了法国的失败。

一般人都知道,所谓战略是全局的艺术,关系到如何运用全局力量去达成全局胜利。而除了战略的思维和计划,战略归根结底也是实践领域的事务,没有战争实践的经验,战略思维的精准和战略计划的精妙都是谈不上

作者  | 2014-4-24 6:09:15 | 阅读(32088) |评论(4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徐汇区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这是一个大国战略竞争风起云涌的大时代,我们正在目睹1500以来全球文明和公共生活最深刻的变化,在这一进程的知识观察和思考中,中国人不能缺席。愿与大家一起讨论当代战略问题。★未经本人书面许可,本博客内容不接受任何第三方商业机构转载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视同侵权,必予追究。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