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楚独家评论

中国本位的当代战略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赵楚  

★我们正在目睹1500以来全球文明和公共生活最深刻的变化,在这一进程的知识观察和思考中,中国人不能缺席。愿与大家一起讨论当代战略问题。 ★未经本人书面许可,本博客内容不接受任何第三方商业机构转载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视同侵权,必予追究。

网易考拉推荐

不念稿子就没有形式主义了吗?   

2012-12-03 17:09:25|  分类: 社会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念稿子就没有形式主义了吗? - 赵楚 - 赵楚独家评论
   
     中国新班子亮相,中外无外乎充满善意期待,对他们上任以来的各种言行,官媒彷佛拿着粉红镜片显微镜,在字里行间不断寻找值得讴歌的亮点。最新的一篇是中新社对以后高层开会不许念稿子的表扬。这个不遗余力的赞美很有趣,因为人们很自然会纳闷三个问题:1、以后高层开会不念了,那是不是中层和低层开会是可以念,甚至必须念的?2、执政党多年宣扬依法行政、依法执政,如今领导人提倡,或要求,是何等法规?3、念稿子是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表现,那么,是不是不念稿子,就遏制住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了,万一没刹住车,那又怎么办?

       有人说我抠字眼,故意抬杠,其实并非如此。之所以愿意就此事说几句,实在是因为对国家新闻社的无原则拍马屁作风感到愤怒。而就严肃的道理来说,研究重大公共决策,事关国是,参与者应该精英准备,言必有中,有稿子算什么问题?问题是现在的所谓稿子套话连篇,言不及义,这才是弊害。以有无稿子为准,难道以后开会都是随便侃?难道公权的职责行使是大茶馆?堂堂国家新闻社,只知道拍马屁,不明基本是非!

       我国有所谓官僚主义,开会招待很好,举手如仪,缺少对重大公共事务的严肃政策研讨和辩论风气,在实践中,参与会议者更多的是对上头察言观色,窥测风向,希望投上所好而发言,对下则复制大领导讲话,模仿大领导派头,拉大旗作虎皮,蛮横无理,睚眦必报,这一切并不是所谓形式主义可以解释的,追究根本,其原因在于体制赋予的上下权力,这些权力在自上而下的授权范围内,几乎是无限制,也无责任的。过去发言念稿的套话和空话并不是无意义的,那是在上级面前自保的法宝,基于个人思考的严肃发言,不管有稿无稿,都可能招致政治的失分。这在文革中对刘邓陶一类文章与发言的批判与揪斗中,人们早已熟知。

        官僚主义这个词本是美国人发明的,本意是指官员缺乏政治伦理和职业责任,行事围绕自身权位运转,对公共事务缺乏真诚关切。而形式主义似乎是一个延安以来的典型中国概念,一般指官员行文做事不关心政策焦点,不关注实质问题,只从事堂皇的敷衍,以捞取和骗取自我的政治利益。从这些简单界定上看,在事关重大国是和民生等问题上,言不及义地念稿子,既不是什么官僚主义,也不是形式主义,而是对现实权力规则的尊重和实践。因为,长期以来,我国已经形成了一种弥漫和强大的风气:直言者死,谏言者倒霉,对在上位的权势者质疑,必然会损害自身正当的利益,而且于事无补。这种风气已经是一种妇孺皆知的法规之外的真正规则,在此规则之下,谁不愿意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

         广而言之,自中国古代的帝政专制中世纪欧洲的神权政治,乃至20世纪兴起的意识形态政治,政治和政务被塑造成一种精神价值的实践活动,换言之,公共服务不是针对具体社会问题的政策博弈,而是一种证明精神价值正确的活动,因此,在这一理念指导下的权力体系,说到底不是不关心具体政策和所涉事项的,个中人活动的主轴乃是时刻注意自身的与虚拟的最高价值的远近关系,如此,要人呈现责任感,要在政务讨论中展现个性和才具,要摆脱形式主义,那是缘木求鱼。因为,精神和意识形态的权威毕竟是抽象的,人们可以实际面对的,乃是具体的、手握权力的个人,那就是屈指可数的大BOSS们。

        回到开头的问题。念稿子不念稿子本身不是问题,相反,我们看到历史上决定历史走向的许多重大政治家言论是念稿子的,伯利克里的演说是有稿子的,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也有稿子,《我的一张大字报》是有稿子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有稿子的。无论正反,稿子不是问题,甚至念空话的稿子也不是真问题,真问题只有一个:在一个权力不受制度有效制约、制衡和监督的体制内,人们无法就所参与的重大公共问题敞开心扉,直言无忌。

        有中国各种会议经验的人不难知道,在各种严肃的主题研讨会议上,不时会有某些领导型、或前领导型发言人,他们的确有过脱稿讲话的发挥,但很多时候,那些发言,破坏会议发言规则,张口万言,不能自休,东拉西扯,彷佛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主持的不好意思打断,听众只好强打精神,假装聚精会神。这种无稿子的发言实际上不也很官僚主义吗?

       同理来说,为尚未展开自身政策实践,甚至没有鲜明政策阐述的领导人肉麻地唱赞歌的官媒本身也是一个证据,证明一个浅显的道理:当权力的崇拜和恐惧存在,有没稿子,废话、空话和套话都是难以避免的。人们应该记得:中新社的这篇赞歌是有稿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8281)| 评论(4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