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楚独家评论

中国本位的当代战略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赵楚  

★我们正在目睹1500以来全球文明和公共生活最深刻的变化,在这一进程的知识观察和思考中,中国人不能缺席。愿与大家一起讨论当代战略问题。 ★未经本人书面许可,本博客内容不接受任何第三方商业机构转载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视同侵权,必予追究。

网易考拉推荐

社交网络时代的新历史演义   

2013-01-15 12:25:46|  分类: 兵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交网络时代的新历史演义 - 赵楚 - 赵楚独家评论

  

(本文为吴启雷撰《江山北望:岳飞和岳家军》一书所作的序言。)

历史意识的塑造和传播几乎是人类任何社群生活的前提性条件之一:我们是谁?我们从哪儿来?我们何以区别于他们?诸如此类,一个社会对这些问题的不断追问和温习,不仅塑造着社会群体的认同,更从根底里塑造着社会里每一个人的自我认知和自我意识。然而,就人类关于历史的知识进化而言,专门的历史学却在文明的很早期阶段就与一般公众的历史知识分道扬镳,历史学与大众的历史观虽有诸多层面的联系,却截然分别为两件事。历史学事关社会上层精英的伦理、社会和政治观念,而大众传播的历史知识,所谓讲史或演义却更多地是社会中下层,特别是底层社会,寓无形的教化与生活愿景于一体的活动。

然而,人类精神的复杂性却也提示了另一种历史意识,专业化和职业化的历史学与一般大众的历史记忆并非毫无关系。在中国社会长大的人士,即使在今日教育如此发达的时代,在形成他关于本民族精神生活的元素中,总不会缺少少时历史演义的记忆,即便是受专业的历史学方法论训练多年的人,历史学家们,当他们展开历史的探究和思索,并颇有学业收获之际,在形成他关于现实的历史意识的元素里,那种从巍巍炎黄到赤兔马、青龙刀的演义史观依然不是完全的无迹可寻,知识上的是从来不能完全洗脱铭刻在人们内心的传奇之非,因为这种知识的非体现了人类精神生活更高级的是:强烈的、寄托社群生活愿景和生活价值决断的感情。这是各种形态的历史演义并没有随知识的进化而消亡,反而借助新时代的表达工具一代代复兴的原因。

对于中国当代的历史知识传播景观而言,也许,随着网络时代兴起的广泛历史新兴趣是一个最重要的社会性现象。从百家讲坛到《明朝那些事》、《汉朝那些事》、《X朝那些事》,以及应运而生的各种新历史读物,在互联网这种最时新事物的时代里,人们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热切地将兴趣投向遥远的过去,希望从中寻找新的时代认知方法,在滔天洪流一般的知识爆炸浪潮中努力探索和保持对自身文化与价值的归属感,并试图在重建本民族历史个人叙事的前提下找到通往崭新未来的道路。历史是旧的,讲述和阅读却是新的。这是一种社交网络时代的新历史演义。

新历史演义在当代中国的兴起还有一个十分富于中国特色的背景:长期以来,基于历史决定论的本国历史叙事忽略了历史思考的丰富意义,阉割了人们对历史的古老敬意和趣味,而一般基础历史教学的弊端,简单、粗暴和充满知识扭曲的中学历史教育制造了普遍的历史厌恶症,而这种普遍的历史厌恶症反过来又为不同的史观叙事提供了等同露天开采的富饶机遇。新历史演义不仅是一项学科知识的社会时尚,更是一种利润丰厚的当代产业。当代商业化的巨浪之手也在有力地引导和推动着历史知识的消费盛宴。在我国历史上,只有民国初年的社会阅读潮流与历史出版事业庶几可与当代媲美。

当然,知识是进化的,因而新历史演义与旧历史演义有明显的区别。因为时代递变,社会教育和知识的基础不同,因此,新历史演义不再诉诸怪力乱神的终极解释,相反,却自觉地追求合于现代历史学原理的说明。新历史演义在发扬旧演义生动和形象的叙事特点之余,更多地依赖于现当代历史学术的成果和进步,作者和读者不仅希望追求民族化的历史知识认知,还希望把这种认知建立在更普遍的解释力和合理的基础之上。这一特点为当代历史学研究提供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时代背景,也提出了很现实的挑战。历史知识和思考,再不是小圈子专业历史学家的专利,历史学家的专业工作比从前任何时代都更迅猛地为大众所关注,从而也更严厉地受到同行和公众的双重审视。

然而,时代的知识图景也是双刃剑。新历史演义的作者和读者们也直接面临着专业思维的压力,更严酷的是,那些千古以来形成我们基本民族感情和认知的方法与结论现在被置放于理性的火焰之上,甚至连最基本的元素都必须重新加以塑造:胜利而骄傲的外族入侵者可能并不必然拥有更低下的道德生活,本民族历史上的惨痛失败原因亦不可以单纯归因于个别奸佞的内部破坏;过去大众心目中毫无疑问的英雄业绩,连同那些激励其成为英雄的道德信条,都需要新的思维方法审视和新的话语叙述,而更重要和更难的是,在一切新的理性剖析和批判之上,还要重建价值为正值的自我民族和文化叙事——新历史演义作为大众历史知识传播,它不是一项民族虚无主义的个人娱乐,而是与历史上的演义讲史一样,是以形塑而不是毁灭本民族统一历史观为目标的活动。

有人曾说互联网提供了一种“集体脑”,这使研究和思维作为人类精神的强度与速度提升到史无前例的水准。就社会的层面而言,诚然如此,但若就我们作为人的真实体验而言,互联网彷佛万能的集体脑并没有取消、也不能代替任何个人自我知识世界的建构。只要人类仍然以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意志和万紫千红的个性面目存活于世,则包括历史知识学习在内的个体活动就一日不可能断绝。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历史演义的作者和读者所从事的著述与阅读活动,与专业历史学者们的工作本质上并无二致,他们不仅要求历史之真,更要求历史之心和历史之情。离开普遍的个人精神及心灵世界的启蒙和复兴,则任何民族事业的勃兴都将注定是一句空谈。

总而言之,正如过去时代我们的先祖所从事的,对历史的学习,其最高的要义纯粹是为了我们自己寻找到安身立命的地基,而不是为任何学术的桂冠或奖掖。我们不得不一次次以未必合于学术和写作规范的方法重温往日。我想,这是新历史演义在社交网络时代得以意外地兴起的根本原因。

为此,我推荐那些从小熟知《精忠说岳》故事的朋友们读一读本书。是为序。

 

                                                                                                                   2013112日,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524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