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楚独家评论

中国本位的当代战略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赵楚  

★我们正在目睹1500以来全球文明和公共生活最深刻的变化,在这一进程的知识观察和思考中,中国人不能缺席。愿与大家一起讨论当代战略问题。 ★未经本人书面许可,本博客内容不接受任何第三方商业机构转载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视同侵权,必予追究。

网易考拉推荐

王林与传统佞人政治   

2013-07-24 23:26:29|  分类: 社会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林与传统佞人政治 - 赵楚 - 赵楚独家评论
 
      最近江西萍乡的气功大师王林出名了,这位本来不太为人所知的大师被暴露出与各种高官、巨贾以及名流交谊甚厚,关系深沉,而经过曾以大力支持重庆薄王打黑的网络名人司马南介入,王林想不出名也难了。然而,这件事真正引起公众莫大关注的热点并不是司马南戏剧化打赌的所谓神功真假,因为在2013年的今天,稍有现代知识概念的人,特别是经过80年代的全民气功热和90年代的打击轮子功之后,绝大部分公众都很清楚,王林展示的那些低级魔术和骗术,并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而是非常普通的小伎俩。对人们真正形成冲击的是,为什么那么多权力背景深厚的人、那么多所谓业绩惊人的企业家会卷入和热衷于跟这样的小骗子打成一片?以及,在超过半个世纪的强制性唯物主义全民灌输之后,在科学昌明的今天,那么多主导和宣扬无神论教育的权力中人会被这样的骗子迷倒?要理解此事的社会和时代意义,必须在清晰分析的基础上回答这些问题。

        司马南在讨论此事时谈到了一种现象,即80年代以来很多贪官与各类神棍骗子的共生关系,这的确是有根据的看法,因为贪腐的权力中人不仅因为公权私用导致自我的无边膨胀,希望享人间不得见之福,而且这些人本身由于背德违法,逆天而行,内心的焦虑和空虚的确需要某种怪力乱神的按摩。尽管这些人在东窗案发前会人前表现的非常马列,一副以德治人的口吻,满嘴高入云端的主义高调,但那些纯粹作为统治工具的高调他们本身没有任何信仰,而且,在理知可以预期的升官发财手段之外,贪欲和横行不法所激发的人性中的黑暗会令他们指望超自然的神力相助。然而,在司马南对骗子王林的高调揭发中,他的说法不能解释一件事,那就是,从已有报道看,卷入其中的相当多人,比如商人和文艺影星,他们很显然并不是高官,更不是贪官。更有甚者,连王林所在的地方权力部门也会出面替王林含蓄地求情,这些人的作为仅用所谓贪官心理按摩理论是不能解释的。

        其实,如果人们眼光放宽一些,可以很容易看到,源自1980年代的各种神棍大师现象并不是中国今日才有的,也许可以说,是一种自古至今,中外莫能外的社会现象。一统天下的雄才大略之主秦始皇帝曾迷信海上蓬莱仙山,遣徐福东渡求不死药,而汉武帝、唐明皇等以大有为著称的君主到头来都有不死的无尚愿望,至于明代那些整天以炼丹修仙为务的君主就更不在话下。而且,千载之下,富贵者求不死,信各种仙道偏方的,不计其数。有一个误解是,进入现代,科技如此昌明,垄断统治之权的达官贵人阶级可以享受最好的现代医疗照顾,他们如何还要迷信被很轻易地揭露过无数遍的骗子?答案很简单,因为对他们来说,人世间现代科技可以提供的医疗健康的保障极限,只是唾手可得,而在这些极限和限度之外,他们需要向传说中的神仙看齐,一句话,在享尽人间现世富贵的同时,他们觉得,必须让现世富贵长久及于己身,从而去享受不可能三个字之外的更大享乐。这是无边界、无节制的权力意志的必然体现。

        所以,在这个角度看来,司马南对贪官与神棍关系的抨击虽然大快人心,但实际上却是一种误导:贪官与神棍不是因为简单的心理和利益需要而结合,相反,是导致贪腐的不受节制的权力,以及这种权力的无边滥用催生了神棍的无边威力和光环。仔细考察各种当代神棍的发家史,人们都会发现,在他们崛起的过程中,像在王林案例中一样,那些跟最高权力直接或间接沾边的老首长、前最高权力执掌者,以及他们的妻妾、马夫、门人走卒,这类人总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神棍骗子历代都有,今日欧美港台也照样有,但像王林这样发展到如此赫人声势和能编织如此巨大社会关系网络的,实在不多。这这并不是一种诈骗奇观,而是中国特色的权力化身。直白点说,可以用一个名词概括,即中国历史传统中常见的佞人政治现象。

        简单点说,何为佞人政治呢?那就是,在权力垄断,而且自上而下的贯彻的社会中,由于绝对的权力虽具备巨大的能量,理论上是无所不能的能量,但要超越体制把这种能量转化为利益,却需要一些特殊的渠道和平台,以及通过这些渠道和平平台,来推动潜规则化的权力和利益转换。因此,某些表面上在权力体制之外的人,其核心往往是权力身边一些不起眼的小人,他们应堕落社会的气运和专横权力的需求而生,成了一种权力所需而聚光灯照不到的白手套,这些人中各类王林式的国师和神棍则是最好的载体和中介。换言之,当人们在惊叹所揭露的赫人现实时,应该知道,不是王林的骗术有何等高明,而是那些背后清醒地运用王林的人有何目的。王林似的神棍只是一个权力的淫媒,他可以把那些贪图利用权力谋取各类利益的人有机而自然地联系起来,形成一种手眼通天,无所不能的权力网络。想想武则天时代那些面首的权力功能和效应,人们对此就很容易明白了。吸引那些精似鬼的大商人和文艺明星的与其说是王林的神功,倒不如说王林这种权力淫媒和掮客背后的神秘权力场的强大吸引力。只要这种予取予求、生杀予夺的权力在,没有王林,也会有张林、李林。实际上,远的不说,自80年代以来,各类大师们已经多到证明这番话有余。

       这揭示了垄断权力社会里权力运行的真正问题。在表面冠冕堂皇的体制之外,真正起作用的却是最高权力身边的那些隐在若有若无间的无名小人和佞人,这些人上下其手,搬弄是非和金钱,沟通人脉,这使得许多牵涉重大公共利益的事情在这种基础上工作起来,而如此运作的过程中,包括骗子在内,各种事关体制体面和成败的人事以及天文数字的利益分配,于焉完成。这是极权体制下真正起作用的政治学,是办事的实际规则。说起来可悲的是,在其中担任白手套角色的这些大师,一旦事情败露,往往他们也是立即被抛出作为牺牲品的羔羊,因为他们其实是整个佞人政治体系内最没有价值的药引而已。而公众一旦在围观药引药渣被抛弃的痛快所吸引,很快地,具体佞人小人背后的事情全部真相往往就不再被注意了。很快,此轮风波平息,无边自利的权力很容易寻找到新的佞人,于是一切又重新来过。这是人们在观察和思考王林这一最新案例时需要特别警惕的:不要被打骗子的痛快欺骗了自己的感觉,要想想骗子背后的故事。

        归根结底,在上述佞人政治学的分析之下,人们不再会过度关心为什么那些大人物会相信的简单化问题,因为,他们信不信其实并不重要,这不是一个知识和信仰的真问题,不管他们信不信,他们需要,这才是事情的重点。毋宁说,那些历经权力擂台腥风血雨和商场、情场滔天巨浪的人,信不信这压根就不是问题,宁信其有固然无不可,就算其无,也没关系,关键是跟着大师才能沾染凌霄宝殿的金风玉露,这一点,对于他们的商业或事业,对其成败利钝,不仅是需要的,有时甚至是致命的。联系下曾成杰的遭遇,以及重庆黒打中那些企业家的遭遇,可以说,他们这种现实的考量是绝对没有错的。没有人真笨,笨的是屡看这幕拙劣的骗局却不能理解其中奥妙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158496)| 评论(4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